返回"冲嘎村纪事" —— 张守国摄影

时间:2015-10-30
冲嘎村的666天

      冲嘎村如同念珠上的一粒珠子,散落在藏北草原。

      冲嘎村傍依着念青唐古拉山脉,海拨4300米高度给了她的位置。这个起源于元代的藏族村落,从6户人家发展至今已有353戶1687人口。七百四十多年的冲嘎村在亘古永恒中只是一瞬,冲嘎村如同其他的普通村落一样,感恩着佛的佑赐,感恩着风雪中的又一季牧草。
      关于冲嘎村,我是陌生的,我只能想象冲嘎村似乎与我去过的藏地村落是否相似?知道冲嘎村,源于二十多年的老朋友张守国,他来到成都月映长滩菩提舍家中,捧出了冲嘎村666天的日子,捧出了一年零六月用摄影纪录的冲嘎村让我编《冲嘎村纪事》。我知道,成都与藏北是有高度上的距离,家中与冲嘎村是有情感上的差距,但我还是在守国引领下进入了冲嘎村。













       2014年4月,张守国被派驻冲嘎村,正是这个机缘,在西藏工作了二十多年的他有了一次长时间深入的机会。守囯在没来西藏之前,便在东北老家从事摄影工作,正是对西藏高地的敬畏和热爱,让他毅然绝然地一人来到了拉萨。我不知道守国是靠什么力量坚守在这块高地的,神性自然的西藏赐于了他什么而依依不舍?西藏是摄影人的天堂,雪山、湖泊、草原,美不胜收,但这美好下的忍耐和苦难,神灵的护佑下的生活,让在天堂的你是灵魂永驻还是皮囊行色匆匆?善良友爱的藏民族为每一位摄影人打开了门,而我们怎么尊重而谦卑地感悟践行?守国是有幸的,他带着相机,带着想法来到了冲嘎村。





















       冲嘎村的这个汉人!每天听着村旁康玛寺的念诵而起身,与邻屋的藏族大哥一起把牦牛送到草原的深处。他在风中擦揉着双眼,寻找那个感人的瞬间。他也在草场上守牧,手中的相机便是牧牛的鞕子,照片捡拾在像数中,回头看看弯腰捡拾牛粪的阿妈啦,心中有总孩子似的滿足。冲嘎村的这个汉人,低头进了藏族牧民家中,他会送去病人需要药品,会为降生的孩子送去祝福,他在溶入和培养感情,这个感情是艺术之源,精神之源。这个冲嘎村的汉人,暮色已尽,法号响起,他才依依不舍的回望草原,深怕遗漏了那根牧草、、、













































        听张守国讲冲嘎村的故事,如数家珍,他曾为冲嘎村的年轻人离开草原而担忧,又为冲嘎村的弱女孩坚守而感动。一年零六月毕竟短暂,这个冲嘎村的汉人早晚会离去,但他留存的照片却让人们记住了4300米的冲嘎村,记住了他曾经的家乡,记住了冲嘎村的牧民们。这短暂而有价値的666天,今天展现在这里,一定会在守国的生命里涌动而刻下记忆,总有一天会汇合他二十多年关注西藏变化的影像而载入史册。

























































       我这里不用去评论张守国冲嘎村的影像得失,只希望毎一张照片都有他的热爱,有我们的热爱,有一天守国再回到冲嘎村时,和有信仰的牧民们一同翻越念青唐古拉山而去朝拜山后的纳木错圣湖,他一定会痛哭流涕地跪在湖边沐浴心灵,他一定会明白其实拍照并不重要,生活就在那里,更多的冲嘎村就在那里,拍与不拍她都坚韧地存在着,把灵魂寄托在这里才是唯一。


著名摄影家杨延康
2015年9月15日于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