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加林:我谈方向

返回
时间:2014-08-04
文/何加林

      常与人言,天下之大,画家之众,比之史上各朝之总和有过之也。但擅画者甚少,而擅画且如元季倪瓒者凤毛麟角。大凡画者,上可成教化助人伦,下可遣心兴逸性情,皆因其有由物及心、悦目赏心之功;如沐时雨、荡春风之效。知与道同,驭笔墨如天马行空,方寸天地呼吸宇宙。运五色如须弥飞花,咫尺时空寓古怀新,达意畅神何其炫烂,所谓"画者文之极也"。唯知其中妙理者,方可不入俗流,始为方家。吾友方向,于众画家之中另有一格。观其画,如小园散翠、风轻拂纱;味其格,如隔簾观柳、出泥莲花。


《湖滨闲情》 34X68cm   2014年

       方向画分二类,一类园林一类都市。园林者,南国庭院也。方向笔下:蕉䕃薜萝、捲簾朱廊,鹅戏雀吟、石桥粉墙,上有藤蔓遮蔽、黛瓦勾连之高势;下有风行涟漪、蕙草競芳之妙境。其虫也鸣鸣,其窗也明明。屋檐下,鸟笼垂丝红舌学语;花影中,画案横斜笔墨生香。厅堂空影因雕椅对坐常待客,几前无语觉茶盏余温仍留香。如此画境,非画者经年浸润、玩味其中难以得其三昧。此类画或于闹市中辟一静所,或于郊衢外置一小墅,前者集自然山水于园中,于小中见大千。后者築庭园于自然山水间,犷博中显精微。


《江南人家》 34X68cm   2013年

       方向用笔轻盈綩约,敷色濃艳华丽,绿肥朱浓,墨沉粉厚。虽未脱岭南风俗之味,亦俗中透雅,巧露文心。乃方向于红尘闹市中周旋俚事、巧避俗尘之內心写照。亦是其栽花种果、品茶奕棋、以文会友、行风花雪月之精神去处。其闲适也安安,其修性也文文。然,方向所绘都巿则与之迥然不同。都市者,现代城巿繁华之景像。方向画中:或高楼林立,或车水马龙,或巿井商舖,或游船港阜。纵有丛树叠翠层楼比窗矗拔之高标,横有街衢电轨人行车驰曲游之迴川,其方也直直、其圆也曲曲,方圆互动,张力满满。都市之景最难画,皆因其状物硬冷,疏于情态。更因其异于古构,无法可循。是故偶有绘之者,皆因高楼层层畏其重复而止步。余二十年前也曾有作,亦因上述原因而弃。都市之绘,最忌用笔板滞,用墨单调,最忌形态乖呆,物物重复。


《春风归牧》 34X68cm   2014年

       今观方向所作之都巿,笔线或粗或细,墨色或枯或润。所画物象,欲直还曲,欲曲还直,非依样葫芦作建筑图稿之样,却兴笔写绘拟山水经营之法,淡墨粗笔,浓墨细笔,复勾叠加相错有致。溥水成面,斫线成点,虚实繁简对应成章。此一扫都市山水呆板无趣之状,得穿插互动意趣生动之态。画中方物形态稚趣而少有造作,弥补都市硬冷规整之不足,凭添几分婀娜。方向所作都市,看似无法,仔细琢磨却与其园林一脉通渠。其运笔自由松动,运墨浓淡有致,其往往于楼群缜密处佈置些园林元素,如石中嵌玉相得益彰。方向所绘都市未必描述时下繁缛暄嚣、世态纷杂之病态,乃是于红尘中体味闲庭信步、冷眼傍观之心境。画中化躁动于安静,变杂乱为有序,形态生动,笔墨灵动,虽非山水体物却具烟霞气象。


《罗马周末》 68X136cm   2014年

       方向之都市,不施重彩浓色,而只以水墨舖陈,比其园林少些艳丽华美,多份氤氲惇厚、平和雅致,当可作水墨园林如是观。时下山水画坛,以都市为山水者少,将都市画出既具笔墨传统、又具当代意味者,唯方向一人。予以为,天下画家十之八、九者皆言画何物,个中略高者言以何法画之,而最胜者,则谓为何而画也。此画者之所以为画者之终极发问,亦是画家之人生价值所指归。


《威尼斯渡轮》 68X136cm   2014年

      方向都市山水,非市井俚俗之风俗画,亦非对都市景观之自然描述,而是以文化之心态,假借现代都巿之图像,叙说都市人如何从容面对都市理想之生命家园,画面轻松自如,画法别具一格,既具理性思考又具感性表现,似与其人生理想化为一境,于当代中国画坛独僻溪径,其艺术价值昭然。


《晴云》 68X136cm   2014年

       余与方向相交有年,其人敏思少言,淳朴散淡,为人低调谦和,虽生南国却有中原儒风,其德艺双举实乃当今年轻画家中之翘楚。文章千古事,笔墨一时难,他日,方向将如何走向更远之方向,予期待。


甲午荷月雁庐主人何加林于嘉峪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