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向作品价值分析

返回
时间:2014-07-09

一、传统精神

    中国古代文人画家对山水园林多有偏爱,从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到元四家在绘画中表现自己的隐居、自己的书屋。方向的绘画表现,在当代的语境中继承了这样的传统。他绘画的题材,几乎是他生活经历的缩影,清晰的南方庭院和简洁的室内居室:芭蕉、盆景、围墙、院落、鸟笼、鱼池、桌椅、茶具、窗棂、竹帘……简单的元素变成强烈的视觉符号。另外一方面,方向近期以水墨形式对城市生活的描绘,更多的继承了传统水墨的表现方式。他尽可能地减少色彩,在黑与白的趣味中、水与墨的交织中延续传统笔墨的意趣,给人一种古意和静谧的感觉。方向的绘画,不管在意趣的营造还是形式的表现上,都继承了传统国画的审美趣味,体现出一种悠然自在的诗意情怀。(吴云鹤)

    在传统面前,方向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其表现形式不是着意于传统笔墨上,而是氤氲在画面古雅的氛围里。他笔下的庭院,往往在陈设和气氛上散发着岭南古旧的气息,从一张桌,一对凳,甚至插花的瓷瓶上,都可以读出历史的密码、文化的遗恨,不由得将人们的记忆回放到久远的时光,想象着是怎样的主人在享受着典雅书香式的情趣生活。当然,他在笔墨上寻求的是传统文人画的温雅特质,尽管画面被染上了多种色彩,但在缤纷中却流露着恬淡的雅致,这暗合了古代中庸的美学思想,总是能够在对立的两端找到恰当的平衡。他的画中浮现着喧嚣之外的宁静,绚丽之余的平淡,杂乱之中的秩序。古人云:“中庸者,不偏不倚,无过不及,而平常之理,乃天命所当然,精微之极致也。”画家深谙这一古老的哲学思想,使作品最终达到和谐的中庸之美。(邹寅富)


二、创新开拓   

A.  斑斓的色彩呈现,是方向的绘画给人的第一感觉。活泼的画面和洋溢着的阳光效果,让人联想到西方的印象派以来对室外光线的表象。同时,方向的笔触效果还可以看到印象派后期修拉“点彩派”的影子。西方画布与油画的表现技法被方向聪明地带到国画的表现中,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他的绘画,以一种风景速写的方式记录着他生活的点点滴滴。不同于古人钟情于山水以寄托其出世的理想和隐逸情怀,也不同于文人们借用一草一木来表达孤芳自赏的情调,方向笔下的园林却充盈着强烈的入世情怀。画面中所表现的都是他出生的潮汕农庄的场景,通过方向充满才情的创造,给一幅幅图像赋予虔诚的感觉,让它们升华到精神性高度。(潘小菊)

B   方向对传统笔墨的改造是颇有力度的,不仅承载了岭南文化的深厚底蕴,而且结合当地民间艺术的审美特色,营造出庭院山水的新境界。他笔下园中的盆景、山石和门廊,烙印着岭南文化的印迹,呈现出古雅而又现代的韵致和情韵。那些旧式的庭院,笼罩着中国古典的幽深静谧,也许藏匿着一个家族的故事,一种恋旧的情怀,在隔世的离空慢慢晕散。而都市的园景又似行色匆匆中的悠然小憩,为所有的沉重找到一个卸载的出口。当然,在完成纵古越今的再造的同时,方向又将西方绘画的诸多元素合理地切换过来,强化了画面的现代感和视觉冲击力。在他的画作中,可以见到突破传统山水画的取景、构图模式,也可以见到岭南民间鲜亮的色彩,还可以见到西方绘画中的空间意识。多种艺术的异曲同工圆融在他的思维深处,呈现出来的必然是现代清新的多变格局。(唐戈亮)


三.个性风格

A   在山水画成熟的五代时期,就有荆浩、关仝为代表的雄壮的“北派”山水和以董源巨然为代表的浪漫天真的南方山水。方向的绘画,虽然在新的历史环境中与传统的形式有些不同,但仍然是典型的“南方画”。方向是广东人,一直学习、生活在广东。岭南地肥土暖,景色宜人,四季不乏绿色。他的院子,他的厢房,他的植物……鲜艳的色彩和鲜明的笔触像是一个一个跳动的音符,以一种活泼、充满生命力的方式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而他本人更像是一个酷爱乡村的民间艺术家,不厌其烦的描绘着这些形象。但艺术家的才情就表现在他将民间艺术的表现形式与文人画的精神内涵融为一体,实现了“俗”与“雅”的有机结合,使得高雅的艺术变得可爱可亲,淳朴的民间艺术添上了“诗情画意”。(赵曙光)

B.    方向庭院山水中所表现出来的安然闲适,其实和岭南人的生活观念趋于一致。他们似乎更善于滤除生活的沉重繁杂,以直面现实的乐观情怀,尽情享受生活中的闲情雅趣。在功用主义为核心的市民文化大行其道的年代,方向怀着对地域文化的执著守望,力图以多元化的审美图式打造出个性化的水墨语境。他的很多山水作品大都反映现代都市生活的各个层面,充满轻松恣意的都市情趣。通过小桥流水,亭台楼榭,以及拥挤的人群,描绘了岭南都市闲情的风俗画卷,意在表现安逸祥和的生存状态,同时也在传达着闲适自足的幸福感。在表现手法上,方向往往采用近距离的视觉效果,将要表达的绘画元素满满地放置在有限的空间里,摒弃了太多的空洞和虚无,令人感觉丰盈充实。他用极其灵活的视觉经验,在家园式的构建中,完成了对庭院山水的现代审美表达。(刘丽芳)


四、学术影响

A.  很多的时候,艺术家对题材的选择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艺术虽然高于生活,但生活永远都是孕育艺术的土壤。从艺术家画面的表现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对当下社会、生活的态度。面对改革开放以来日新月异的广东的变化,作为艺术家的方向有淡淡的忧愁。他曾经感慨艺术领域不再是一片净土,艺术品和工业产品的距离越来越小。面对越来越光怪陆离、越来越表演性的“实验艺术”,他以传统文人回归自然的方式表明他的态度。但是他不是一个顽固的保守派,他从自己身边的生活入手,给传统的隐居题材注入新的活力。方向在现代艺术中的意义,就是他清新的不随波逐流,以一种谦卑的方式守候着他自己的绘画、自己的心灵,也为观者带来一份精神上的宁静与慰藉。(赵曙光)

B.   方向在山水画这个命题上有着颇为独特的诠释,在传承岭南文化的基础上,引入了“家园”的概念,使作品的山水表现不再以自然风景为主,而是平添了更多的人文色彩。他在用多姿的画笔描绘心中的故乡,这种根深蒂固的故园情结应是一种归属的渴望,也是物质和精神的皈依。他的山水作品已经超越了山水本身的局限,并将这个范畴宽泛地蔓延开来,形成凝集家园情怀的庭院山水。他凭着多年的视觉经验和笔墨功夫,倾心打造着庭院山水的艺术空间,无论构图、着色、还是人物场景的刻画,都改变了传统山水的固有模式,在笔墨形式上更趋向现代感的审美特征。这样的变革在学术界应属于前所未有的探索,代表了当代山水的别样追求。因这一切建构在文化底蕴上,故而有着和传统较为调和的基调,但从根本上还是为当代画坛带来了新的山水图景。(赵曙光)


五.纵向评判

A   宋代风俗画的繁荣表明对底层人民生活的关注,同时册页对动植物的表现表达对时间流逝的惋惜;元代文人画,以孤高野逸的心态流连于大自然的湖光山色中;清初“四僧”以遗民的身份自居,通过绘画表达着不与新朝廷合作的强硬态度……中国美术史上的这些艺术的时代风格和个人风格,这样的情思与表现,都对方向绘画风格的形成产生着影响。不仅是精神追求的相似,方向墨色简淡描绘城市生活的画作,更能看到传统绘画对他的影响。巧妙的用水使得墨色更加润朗,自由洒脱的用笔和书写式的线条使得画面轻松自在,能看到明末以来的写意花鸟画给他的启发。方向把他鲜明的记忆与萦绕于心的哀愁聚集于它的笔端,通过中国特殊的材质宣纸、毛笔、墨、水的交织,让他丰富的精神世界得到充分的挥洒和展示。(刘丽芳)

B.   方向的庭院山水洋溢着文人所具有的文雅气质,但与传统文人画又有着一定的距离。他在作品中所表现的不是传统文人笔下的清寒幽淡、浩远高渺,而是农家和都市的庭院、池塘、芭蕉和木棉。这些景致在自然的山水之间清晰地浮出温馨的轮廓,填满浓郁的潮汕风情以及平常琐碎的生活场景。一种久久盘结的故园情愫深深牵系在他的艺术生命里,渐渐蜕变为各种形象的艺术符号,错落有致地排列开来,进而形成他笔下极富特色的岭南庭院山水。在色彩方面,他摒弃了传统文人画素淡的纯墨表现,代之以更多绚丽的色彩,那些绿的芭蕉、红的窗棂,体现出山水和人文的斑斓多姿,以及对生活的无比热望。画家正是以积极的人生态度,立足在现实的层面上,构筑生活和艺术的理想,将生活的情趣凝集在笔端,演绎为更接近人间烟火的艺术兴味。(莫家耀)


六.横向比较

A   20世纪以前,中国画在自己的圈子里演绎了一千多年。西方绘画的入侵,打破了国画封闭的圈子。从而开始接受西方的光影、三位立体感,吸收西方近现代艺术,平面、原始、抽象、超现实、装置……中国画第一次走得脱离自己的轨道这么遥远。在这样的当代艺术、当代国画的氛围中,方向的绘画是一剂抚慰心灵的良药,有着治愈心灵的效果。他没有被喧嚣的现实所迷惑,而是遁入自我构想的绘画意境中寻求慰藉,这一方面是对现代快节奏生活的一种消极抵抗,对社会中不断膨胀的物欲的反驳;另一方面,这也是一个艺术家,用他的毛笔和宣纸向当下社会发出自己的声音。他没有向现实、向西方、向传统屈服,而是融会贯通,把所有有价值的因素都容纳进他的画面中,为他所用,成就他独特的面貌。(张东)

B.   在当今山水画领域,方向堪称成长较快、成就较高的青年画家,甚至奠定了庭院山水的首要地位。与更多的山水画家相比,他是否算是这个时代的幸运儿呢?其实究其个中原因,就可以得出合理的结论。方向之所以如此出众,是因为他选择了一条独辟蹊径的道路,在行走的过程中规避了大众化的审美倾向,努力建立新的水墨语言体系,打造关于家园的新概念,从而对山水画的领悟比别人多了更新鲜的认知。正是这种有些另类的新思维,使他在一般画家不曾涉及的领域获得了成功,为此营造了当代山水的新气象。面对这一事实,人们不得不承认,他的山水画是带有自身造型性的,在内容和形式上更胜一筹。虽然从传统的深处走来,但最终找到了有别于此的路径,令笔下的山水更贴近人的生活,并试图在人文的氛围里,追寻山水的笔墨意趣。(邹寅富)


七.市场影响

A   在纷繁复杂的现当代艺术潮流中,方向始终秉持着对生活的感悟和热爱,独立于潮流之外塑造自我的品格。作为一个地道的唯美主义者,不同于毕加索、蒙克的支离破碎,方向的绘画展示的是和谐、平静、统一,是乡村生活的自然气息和人情味的温馨。方向的绘画虽然描绘的是小情绪,但也是大思考,是对当下社会生活现状的关照,是对社会发展利弊的思考。这样治愈性的绘画不仅给冰冷、不近人情味的当代艺术带来冲击,同时,也刺激着那些离绘画、离艺术、离表达心灵越来越远的“创作”。他的作品不仅能净化人的心灵,同时也为当代艺术的发展提供另一种方向和思考。在艺术的接受方面,这样充满人情味与感情记忆的绘画,必然会受到普通观众和市场的热烈欢迎。(吴云鹤)

B   方向将民间艺术与文人画融为一体,实现了“俗”与“雅”的有机结合,从而解决了高雅艺术缺乏“可爱可亲”、民间艺术又缺乏“诗情画意”的问题。他的作品很好的体现了对宁静生活的关怀 ,以及那种田园牧歌式的安逸与恬淡,营造了一个陶渊明式的“桃花源”。在现代都市这座钢铁森林中,充斥着喧嚣与烦乱,而都市人的心灵深处,却始终存在着一种浓郁的田园情怀,那是一种对大自然天生的依赖。方向的画,正是将这种现实与梦想的强烈对比,活生生展现在人们面前。因此,这些年他的画在艺术市场悄然崛起,越来越多的收藏者开始对其作品产生强烈兴趣。尤其是最近几年,这种趋势表现得更为明显。这似乎也在印证一条铁律:在日以市场化的书画流通领域,起决定作用的不完全是市场,而更在于作品本身。(杨娴)


八.藏家素养

A   方向的绘画有股惑人心神的力量,让人在初次见到的时候就忍不住停留在他画面的氛围中。他的绘画是真诚的,生活的经验不能复制也无法虚构。他对潮汕农庄的花花草草、房屋院落都是十分了解的,城市的生活让他开始怀念自己的原始情感,以一个怀乡者的身份对储藏在自己记忆中的一幅幅图像赋予虔诚的敬畏感。这样的绘画能唤起所有人对自己童年趣事、对往事、对温柔的乡村的回忆。所以,喜爱方向的收藏家一定是一群情感细腻的人,他们追求生活的情致与情调,能在千奇百怪的当代艺术中一眼看中方向的绘画,然后从此不愿割舍。同事,方向绘画中所特有的西方现代主义绘画元素和中国传统笔墨的融合,也必定能吸引一大批喜欢创新型绘画的收藏家。而这样一批坚定的喜爱者和收藏者,无疑稳定了他绘画的价值。(刘丽芳)

B   方向的作品充盈着强烈的入世情怀,他从身边的生活入手,不断赋予传统的园林题材、田园题材以新的魅力。他把记忆中对故土的依赖、眷恋,经由他的笔转化成随时随地置身其中的精神家园,形成一种充满田园风情的景象和意境。他的画就像田园诗,让人远离现实的喧嚣而遁入自我构想的田园中寻求慰藉。所以,关注他的藏家主要以文化素养较高的企业管理者、高级学者等精英阶层为主,他们对方向的作品情有独钟,对其回归自然的艺术追求有着极高的共鸣感。承受着巨大工作压力的他们会通过收藏画家的作品陶冶情操,以获得极大的精神愉悦。当画家的作品在他们手中演绎为精神和物质的财富,其价值自然也会得到最佳体现。从某种意义上说,能够收藏画家的作品,已成为这一阶层地位、身份以及审美修养的象征。(杨娴)


九.造假难度

A   打眼一看,方向的绘画似乎没有太多的技术难度。随着其作品在艺术市场的越来越受欢迎,必定有用机不良的商家打方向绘画的主意。但是,实际情况却不然,不能体察方向绘画中奥妙的造假者必定要栽跟头。方向的绘画,是中西融合的典型,因为艺术家理智的主观处理,让平常人不能轻易觉察出其中东方或是西方绘画因素。作为一名受过系统的学院式美术教育的青年画家,他是谙熟中西方造型技术手法的。水与墨恰到好处的调和,墨色深浅中颜色的交织,带有书法的线条感的用笔,串通画面中的气息,西方色彩构成对颜色搭配的讲究,速写式风景画对造型能力的要求,都是画家匠心经营的结果,都不是造假者所能轻易模仿的。这其中无论是哪一小点,都可能让企图造假方向绘画的人露出显而易见的破绽。(唐戈亮)

B   “新意”是方向创作过程中的艺术追求,他将现实中的景物提炼成艺术符号,然后又将这些符号以自己的方式组合在一起,落在纸面上,便是一幅幅情与景的交融、墨与色交汇、洋溢着浓郁的唯美主义情调的画面。通过“心”与“境”之神会,筑构独特的艺术语言,以独辟蹊径的笔墨创造独特的气韵、意境、格调、意象,正是方向作品中一种重要的风格。他倾向用现代的语言方式对传统笔墨进行解构和重建,追求笔墨意蕴之中富有当代性的图式特征。为此,他将西画的构成元素融入到山水表达之中,丰富了中国画的绘画语言,使得画面造型既形象逼真,又富有水墨语言的意蕴魅力。在他的画中,观者领略到的是不同于旁人的艺术表达,欣赏到的是一种独树一帜的绘画语言。因此,他的绘画样式自成一家,令造假者难以模仿。(杨娴)


十.价格潜力

    方向以其新颖独到、隽永细密的绘画语言,令人们为之倾倒。他的作品中兼具南派山水的清新秀雅和北派山水的雄浑苍茫,强调对田园生活的素朴追求。他着力强化黄宾虹等先贤的高古灵秀特征,运用不同视觉感受的笔墨线条,构筑画面的视觉美感。他努力在现实体验中探寻新的表现语言,作品中洋溢着上承古人、后启来者的风范,是集学术性、欣赏性、收藏性于一体的艺术佳作。经过市场优胜劣汰的淘汰,他的作品愈发脱颖而出,显示出持久的生命力和艺术价值,经过几年的市场观察,藏家们欣喜地发现,他的作品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价格迅速攀升,并显示出更大的升值空间,藏家对其作品的增值空间充满无尽的希望。(宋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