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说方向

返回
时间:2014-07-01
陳平(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
     
方向南人也,今已北遷,善畫山水。其山水別眾貌,而有己色。見山水多藏都市中,以國畫融西畫,造樓高萬疊,類山屛環抱。勾池水如鏡,映澈天光九重。有煙霞纏繞其間,亦聞車鳴眾語,更見霓燈閃爍。可謂出山林而入市寰,盡得脫灑,真乃大隱者。見其人,面方如姓氏,目圓亦明向。性頓厚,情儒雅。是當下繁塵中最有己見,而有方向者,亦如姓名也。 方向之畫作,乃避舊徑,另開新路,使我眼豁明,領其聰智而不及也。 甲午夏暑 陳平記


范扬(中国国家画院国画院副院长):

      我和方向认识时间够长,是谓老友,方向兄弟年龄比我小,又是小友。方向长得圆头圆脑,讨喜;方向为人性格也好,随和。 我们俩一道外出写生,到印度。同吃同住,同室共话,很是谈得来。我随意散漫、行止自由,方向也由我随我,故我引为知己兄弟。 方向的画儿是有灵性的,丹青、水墨兼长。 前些年方向在羊城,用重彩手法画民居庭院、百姓里巷、朱窗绿廊、花草藤架、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画儿有岭南意味,具当代之色相。 方向来京城,又有了水墨都市系列。 画城市花园、海景洋房、公交行人,泳池游客、芸芸众生纷纷来君笔下,画儿尽显市井繁华。这组作品纯用水墨,天光水色、楼市车马、闲居散人、匆匆过客、洒洒落落跃然纸上,就如我们平时的所见所闻。画了天气,接了地气,得了人气,这天、地、人三才,方向的画儿里都有了,且画得灵动透亮、清爽明洁,说明了方向心地纯净,无有渣滓。 我喜欢方向的画儿,他是个优秀的画家。 我喜欢方向这个人,他是我的朋友。        2014.07.30


邵大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美术学研究所所长):

方向是一位颇有独立见解和探索精神的画家。他兼善水墨和彩墨,有高超的描写室内景的技巧,山水亦佳。在繁复、细致的细节描写中把握整体,是他艺术风格的一个重要特点。有时他用曲折有致的柔和线条,用以淡为主的墨色,勾画房合、山石、花草、树木和人物,在笔的轻重缓急,墨的浓淡虚实之间,追求一种安谧、雅静的情趣;有时用浓丽的色彩组织画面,在物象、景色的铺陈中抒情。



张晓凌(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
       方向从闲适幽静的庭院到壅塞繁密的都市,从无人的花径到熙攘的人群,从一隅小景到全景式都市生活,从细笔重彩到明快醇和的写意笔墨,方向近年的绘画可用一系列的转折来加以描述。实际上,这个转折也非常明确地提示着方向的身份之变:从自赏的文人转向对当代生活兴趣盎然的都市知识分子。在创作中,方向都市猎人般地捕获那些转瞬即逝,且又不断重复的图景:海鲜街、游乐场、泳池、沙面、海岸、大鹏湾、饮食男女、公共汽车等。题材突变的背后,不动声色地暗喻着方向的新的艺术动机:回归水墨写意传统,以都市题材带动水墨新语汇的发生,探索都市山水新形态。此举悬鹄甚高,大致可分为两个方面.首先是诗意性的造境,将都市的喧嚣、人欲的横流、环境的杂乱纯化为澄明、清秀、安宁的意象是方向所要达到的美学目标。方向的的画面,往往以绵柔温和、水色空漾的气氛为主调,或海风和畅,浮云悠悠;或植被丰茂,花木婆娑;或人影浮动,优雅祥和;其次是抒情性的笔墨。方向早期作品以细笔重彩为主,且很快形成了稳定的风格。转向水墨领域后,方向取元人笔墨意趣为圭臬,依题材之需而多加变化。用笔圆浑率朴、清朗灵秀,勾勒细腻,时而古奥奇崛,时而逸笔草草,带有明显的速写性线条的特点。在创作中,方向往往下笔即着墨,勾染并举,相谐相生,或澹泊雅脱,或晕染沉霭。方向的新都市山水意趣或许正在于他的杂糅性:清淡幽远的意境与繁芜的都市图景,现代生活与文人情趣,世俗的场面与诗意的笔墨。看上去非古非今,非中非西,却自有一派幽澹之象。方向也因此而成为都市边缘孤独吟唱的抒情诗人。



陈传席(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方向体涉中西,丰富而斑斓。

 方向的根无疑是在岭南,但他呈现出来的面目却又是异样的。说他的根在岭南,因为他的绘画依然保持着岭南画派浓烈的色彩,而他又大量地吸取了西方印象派尤其是马蒂斯的画风。方向的绘画主要以田园风貌为主,较之岭南派的传统,却能以一种极其灵动极其放松的用笔,甚至于类似涂鸦式的点线在演绎着南方民间质朴诗意化的生活情趣。他将中国传统绘画的丰富的墨色与西方印象派绘画色彩的浓烈感进行强烈的对比,在对比中求和谐,所以说他的绘画与其说是中西结合,不如说是用西方的视觉来改变岭南画派存在的过于逼真过于写实的弊端。他的极其散淡的用笔既有马蒂斯线条的流畅感,也有民间青花瓷甚至于速写以及中国传统壁画不同的趣味。这种丰富的笔墨与色彩,加上繁密景象的表现,构成了方向绘画及其丰富的特点。在丰富的表象上,我们又看到了方向以极其简单的点线,来追求一种简练与单纯,所以他在繁复中见单纯,在单纯中追求繁复,不停地将单纯的表现手法反复地演绎、变化,以营造出浓烈、悠远,又质朴古雅,充满着南方气息的丰富的画面,所以说方向是根在岭南,又走出了岭南,将岭南绘画推向新的境界。


梁江(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博士生导师):

 这是一个很有灵性而又懂得谦慎的年轻一辈画家。正像他的名字一样,艺术该何去何从,他是不会迷失的。而有主见以及不轻易放弃自己的感受,是他这一代以及更年轻一代画家的共性特征之一。

 方向20世纪80年代末毕业于广州美院,旋即以一连串面目新颖的作品引起画坛瞩目,人或视之为岭南画派的后起之秀。但,他之新颖和独特到底在哪里呢,似乎又没有谁提起过。在我看来,方向的灵性,首先体现在对点线关系的把握上。他以纤细的线(建筑物的直线,树木花草的斜线曲线)与色墨点渍块面结合,以预设的图式渲染出某种意象氛围。而物象的形态体量似非而是,若有似无,显然以被极可能地淡化。可见,他并未遵从三面五调的造型规范,更在不事声张中消解了岭南画派格物精审的“写生”法则。

 而方向作为一个画家的价值也正于此。他勾起了观者的往日情怀,让人感到了飘逸迷蒙,温熙闲适。这种意趣,更像是江南文化熏染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