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向画作评论(四)

返回
时间:2014-06-20

《土耳其写生之一》      38cm x45cm 

作品品评:

方向将自己的热情,投注在写生体验中,通过描绘当下的生活面貌,来实现自己的艺术主张。正如这幅《土耳其写生之一》所展现的,画中平坦的马路、富有现代感的汽车和建筑,反映了人们优越的生活状况。画家运用笔墨技法,施以线条造型,淡墨渲染,画中的建筑严谨,人物简略,繁与简相衬,和成了一个灵动又不失庄严的异域风光。画家笔下的人们幸福知足,他们埋头劳作在这片生机勃发的土地上,不辞辛劳地营造着更为美好的未来画家借景抒情,通过对美好生活的刻画,表现出个性化的审美趣味。(邹寅富)


《尼泊尔写生》2009年      38cm x45cm

作品品评:

方向写生画抓住了生活中最熟悉不过的题材,仿若高超的建筑设计师,在施展才情的图纸上,尽情尽兴地描绘他心爱家园的蓝图。那是他眼中心中的意象,不仅是内心情绪的恣意蔓延,也是他艺术灵魂的栖息地。这幅《尼泊尔写生》、就是一幅表现尼泊尔都市闲情的写生画卷。画家剪切了一幕尼泊尔都市街道上最普通的场景,通过特色的建筑,平整的马路,以及漫步的人群、动物,意在表现安逸祥和的生存状态,同时也在传导着闲适自足的幸福感。(赵曙光)


《尼泊尔写生》2009      38cm x45cm

作品品评:

方向的画作在保留传统笔墨意趣的基础上,将西画的构成元素融入到山水表达之中。在他的一系列写生作品中,似乎都可以追溯到求新求变的表达方式。画家将“新意”作为其创作过程中的艺术追求,而一切的构成元素都在为这种艺术追求服务,只是被画家利用水墨的形式进行了有序的排列,从而形成了别具特色的画面效果。源于这种创新,在他的画中,我们领略到的是不同于旁人的艺术表达,欣赏的是一种独树一帜的绘画语言。画家将自己对艺术的敏感,以一种新的视角和氛围展现出来,从而将艺术的表达形式扩展得更加广泛。(赵曙光)


《丽江写生之三》2009年      38cm x45cm

作品品评:

在古人眼中,丽江的水是美的,“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在方向的画中,丽江的一切都是美的,方向以包罗万象之信念,追逐着这个世界上一切美的元素,那些充满江南气息的小镇、独具特色的街道或是满蕴人文气息的乡间一域,他都敢于入画,用自己最适合的语言和情感,抒发他含蓄内敛的内心情感。在这幅画中,方向又将艺术的触角伸向了丽江的山村景色,画中群山坏绕,山石林立,人们戴着斗笠,拉着耕牛,进行着最原始的人力耕作。这一场景,使画家想起了“开荒南野际”、“复得返自然”的田园诗句,不由得深受其感,特作此画。整幅作品格调清新,感情厚重,充分表现出画家热爱田园风光和朴实生活的思想感情。(赵曙光)


《大理写生之四》     38cm x45cm

作品品评:

在一座座高楼大厦堆砌起来的现代都市中,在车水马龙的城市街道上,到处充斥着喧嚣和烦乱。而在都市人的心灵深处,却始终存在着一种浓郁的田园情怀,那是一种对大自然天生的依籁。而方向的画,正是将这种现实与梦想的强烈对比,活生生展现在人们面前。在这幅《大理写生之四》中,方向将大理的街景提炼成艺术符号,然后又将这些符号以自己的方式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充满田园风情的景象和意境。画家穿梭在这种超越地域和时空的思绪中,却没有使画面显得杂乱无序,因为,通过“心”与“境”之“神会”,筑构独特的艺术语言,以独辟蹊径的“笔墨”创造独特的气韵、意境、格调、意象,正是方向作品中一种最重要的风格。(赵曙光)


《印度写生之一》      38cm x45cm

作品品评:

方向学术探索的主攻方向,在于水墨线描与现代景观的融通方面。作者通过研究线条造型、墨章结构与色彩构成的关系,来探求以山水庭院为主题的审美表达,并将写实与意象造型的融合,深入到国画的线条造型艺术中。他的作品非常讲究线与构图之间的和谐关系,在其苦心经营的墨线造型中,将传统线描与写生进行了有机结合,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方向对线描进行的借鉴与改造,使其作品严谨又不失松灵与活力,线条拙而不媚、简而不赘、韧而有力,把传统笔墨的神韵演绎得别具一格。(赵曙光)


《印度写生之二》     38cm x45cm

作品品评:

作为优秀的学院派画家,方向的作品不只停留在单一的层面上,而是蕴藉了更广泛的理论和更深厚的积淀。“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学习只是笔墨功夫的锤炼,而创造才能真正回归自己的心性。方向懂得把不断挖掘的资源,融会贯通地应用在创作之中,最终成为一种心性的视觉创新。犹如调制一道人间的美味,需要独特的原料和配方。而方向的“秘方”就是立足本土文化,利用可借鉴的一切优势资源,打造彰显个性的庭院山水。方向沿着故乡文化的源流漫溯,精挑细选地试图从文化的每一个细节找到所需,于是我们便在他的作品中看到了岭南的风情、风俗。就连他的写生作品中,也映射着岭南特有的文化韵味,也许是朦胧的墨色造就的雨后诗意的街道,也许是笔线构建下透着岭南气息的风情小镇,它们以各种纷繁的形式存在于方向的不同作品中,俨然自然的天赐,铺天盖地涌向画家的墨间笔端。(赵曙光)


《印度写生之三》     38cm x45cm

作品品评:

在这幅《印度写生》作品中,方向延续了岭南画派的绘画风格,借用山水画的骨法用笔,在概述了印度民俗风情的基础上,将印度特有的建筑风格和环境完全展地现了出来,凸显了其超群的艺术构思和笔墨造型能力。其中多处皴法的运用,使画面产生了虚实关系,无墨处给人以仿佛光照般的视觉效果,进而强化了印度这个宗教圣地的光辉形象。值得称赞的是,这种效果并不是画家刻意为之,而是偶得而来,因而更加耐人寻味。作为一幅写生作品,这幅画浸染了画家太多的情感,有对传统文化的无法割舍,有对岭南文化的念念不忘,更有对异域风情的欣赏和敬仰。这许多的情感交融在笔墨中,铺展开来的是画家对生活深沉的爱。(赵曙光)


《苏州写生之一》     38cm x45cm

作品品评:

方向的画一向秀丽淡雅,如同回味无穷的田园诗,寄寓着画家深切的乡土情怀。这幅《苏州写生》截取苏州园林的一角进行精心描绘,虚中有实,实中有虚,尽显山林野趣之美。此画在结构上以小巧取胜,以小见大,充满了江南情趣。繁复的构图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摆脱了传统绘画的种种规范和套路,让人感觉身临其境,深深体会到江南田园的幽静与高雅。观者随着游人沿着曲径磴道,上上下下,左绕右拐,赏不尽这千姿百态的奇花异石。方向不只是画了苏州景色,更重要的是准确把握住了一种南方气质。画家的性灵和才气流转于笔墨间,幻化出一片怡静清秀的精神家园,并通过绵细的线、湿润的墨、游动的笔、活泼的点,以及变化万千的布局结构,让人深切体会到了苏州景致的曲折幽深。(赵曙光)


《丽江写生之一》     38cm x45cm

作品品评:

这幅丽江的写生稿,继承了画家一以贯之的笔墨风格。氤氲的墨色消退了地貌的荒寒萧索,呈现出润泽的有如水汽蒸腾的画面感,使这坐落在丽江小镇处的山野地貌蒙上了一层阴雨绵绵的清冷意味。展卷阅来,一股清爽之气扑鼻而来,混合着泥土的芳香,在润含春雨的湿墨下,讲述着岭南地域的悠远文化。画中耕地的驴子点缀着砂砾遍布的平地,群山被似烟雾、似云朵的团团淡墨朦胧了棱角,这一场景描写都在说明此地是有人居住的,强化了画面的人文气息。画家将饱蘸乡情的笔墨,将岭南丰盈的内蕴打乱,又逐一整合在不同建筑和迥异的人物身上,使其演化为填充岭南地域文化的诸多元素,所以方向的画不似岭南,神似岭南,是一种心象的表露。(赵曙光)


《凤凰山写生》     38cm x45cm

作品品评:

方向的作品在意象、境界和笔墨上均有过人之处。尤其是他的线条,在干变万化中散发出的那股潇洒气质,更是令人过目难忘。比如这幅《凤凰山写生》,线条个性张扬、与众不同,一笔一线无不蕴含着深厚的功力和深远的意境。画家落笔生动、有力,尤其是在中锋、侧锋、顿笔上的运用,更是独具风骨,体现出深厚的笔墨造诣。其线条融合了很多的书法技巧,不但布局严谨,而且在线条中有很多复杂的规律。整体来看,此画笔墨点线紧凑有力,气度恢宏,落落大方。画家以“虚”求“理”,画面气势当先,咄咄逼人,不但笔墨精妙、线条多变,而且构图及造型新奇生动,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赵曙光)


《中甸写生之三》2009年      45cmx38cm

作品品评:

方同的山水画笔墨苍润、意蕴深邃,在厚重中潜藏雅致,端庄中包含浪漫情调。这幅《中甸写生》即是如此,看似生拙的笔意中藏有无穷丘壑,画面中的墨韵之美足以夺人魂魄。画家通过行笔的轻重缓急、水墨的干湿浓淡,同时结合写生的内容,既以形写神又墨分五彩,呈现出极高的艺术表现力。其笔墨挥洒自如、游刃有余,笼罩在山城四周的云雾充满了韵律感。中甸的云里烟城如梦似幻,蕴藏在烟云之中的儿童、妇女若隐若现、似有还无,给人一种奇妙的视觉感受。画家的笔墨中丝毫没有甜俗之态,反有一种卓然大气之风,随着雾霭的升腾、云气的变幻,一种肃穆、宁静的氛围缭绕于山城内外。(潘小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