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向画作评论(三)

返回
时间:2014-06-16

《春日郊游》 2010年  36cm x145cm 纸本设色

作品品评:

在方向的笔下,几乎集中了人们生活经验中庭院与居室内的各种元素,盆景与鸟笼,芭蕉与围墙,院落与鱼池,桌椅与茶具,窗棂与竹帘。方向将这些生活中的碎片通通纳入他理想化的精神家园中,并且赋予他们当代的感觉。最终,这些具有广东风情的物象,以风格迥异的飞扬映入人的视角,如古木撞钟,朴真雄浑。它们显示着巨大的能量和激情,那种最真实的唯美很容易使人进入梦中的理想家园,进入故乡记忆,进入时空悠悠的历史文化隧道。(莫家耀)


《秋声》 2008年  68cm x68cm 纸本设色

作品品评:

在方向的笔下,几乎集中了人们生活经验中庭院与居室内的各种元素,盆景与鸟笼,芭蕉与围墙,院落与鱼池,桌椅与茶具,窗棂与竹帘。方向将这些生活中的碎片通通纳入他理想化的精神家园中,并且赋予他们当代的感觉。最终,这些具有广东风情的物象,以风格迥异的飞扬神采强烈地刺激人的视角,如古木撞钟,朴真雄浑。它们在逼迫我们的同时也显示着巨大的能量和激情,那种最真实的唯美很容易使人进入梦中的理想家园,进入故乡记忆。(赵曙光)


《丽日》 2010年  90cm x68cm 纸本设色

作品品评:

在笔墨技法上,方向也有不少突破之举。其用笔生动潇洒,中锋直皴,大笔横点,画面上洋溢着古雅秀润的笔墨趣味。为了描绘出春风吹拂的感觉,画家在用墨的干湿、浓淡上煞费苦心,亭台楼阁在浓墨重彩的渲染下,却不失灵秀;画面以线条,积墨创造出一种秀润而古朴的美感,给人一种独富个性和时代性的视觉效果。细细品来,在这温润柔和的春天里,明净的阁楼上,似乎连空气都是湿润的,精巧的画面不经意中会使人产生精神的震撼。(赵曙光)


《南园花繁》 2010年  68cm x45cm 纸本设色

作品品评:

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广东画家,方向深深迷恋着广东的地方文化,他喜欢将故乡的景物提炼成种种艺术符号,然后又将这些符号以自己的方式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富于变化的景象和意境。行走在这种略显奇异的画墨世界,方向的心境依旧平和。因为,把有序的生活变为无序的自然,通过“心”与“境”之“神会”,筑构独特的艺术语言,以独辟蹊径的“笔墨”创造独特的气韵、意境、格调、意象,这正是方向作品中一种最重要的风格。(唐戈亮)


《晌午》 2008年  68cm x68cm 纸本设色

作品品评:

这幅作品是方向具有一幅代表性的作品。它通过庭院这一非常具象的镜头,反映现代都市生活的一个侧面。轻松的、恣意的,溢满世俗的欢乐和情趣。在表现手法上,采用近距离的视觉效果,犹如他的作品和生活的距离一样,如此亲近,如此熟悉。他把要表达的绘画元素满满地放置在有限的空司里,摒弃了太多的空洞和虚无,就像生活包含的繁复内容,令人感觉丰盈充实,完成了对庭院山水的审美表达。(唐戈亮)

《吉日之一》 2004年  144cm x96cm 纸本设色

作品品评:

在这幅作品中,画家用颇具层次感的笔触,将一处富丽堂皇的岭南庭院尽现眼前。院内的陈设和装饰,彰显出地域特征的文化符号,意在表现安逸祥和的生存状态和吉祥如意的美好向往。在理念技法上方向成功切入岭南民俗中的审美元素,通过斑谰鲜亮的色彩,饱满繁复的构图,构建岭南庭院的温馨场景。作品主题所表现出来的安然闲适,和岭南人的生活观念趋于一致。他们似乎更擅于滤除生活的沉重繁杂,以直面现实的乐观情怀,尽情享受生活中的闲情雅趣。方向怀着对地域文化的执着守望,打造出全新的艺术语境。(刘丽芳)

-

《春日偶题》 2009年  100cm x68cm 纸本设色

作品品评: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古典诗词中的唯美意境,在方向的画作中得到了完美体现。这幅作品色彩斑斓、墨韵悠远,春天的气息逼人眉睫。画家以浪漫的构思、新奇的笔墨,把人们带到了一种空旷幽远的艺术境界。画家用大片的红色、黄色、蓝色渲染氛围,又用嫩绿色点缀其间,极好地表现出了春天欣欣向荣的勃勃生机。在构图方面,画家采用了方形的构图,使得庭院、房屋、林木统统超越了画面,形成了一种向外的张力。整个画面充实饱满,有一股强劲的势头纵横于画幅内外,让人不由得联想到画外之画、境外之境。画家笔墨轻灵,格调清新,洒脱、流畅的线条在画卷上伸展开来,点染皴檫之司,仿佛有优美的旋律在线条和色彩间恣意徜徉。(宋琰明)


《花间儿戏》 2010年  34cm x136cm 纸本设色


《花间儿戏》局部  2010年  34cm x136cm 纸本设色

作品品评:

方向庭院山水的作品,在追求多元化的笔墨表现同时,更突出了岭南地域的文化特征。在这幅作品中,从庭院格局风格到室内陈设装饰,无不显示出岭南民间的特色,使观者有机会跟随画家的笔墨,走进岭南人家的门户之司,感受浓郁的地方特色和生活气息。在技法形式上,他注重创造性和融合性的笔墨表现。因此在他的画作中既呈现出突破传统山水画的取景、构图模式,也流动着岭南民间的鲜亮色彩,还渗透了西方绘画的空间意识。它们自然交汇在画家的笔墨之间,彰显出现代清新的格调韵致。他把所要表达的审美元素全部放置在有限的空间里,摒弃了太多的空洞和虚无,令人感觉丰盈充实。同时他又凭借灵活的视觉经验,突破传统笔墨的束缚,圆满完成了对庭院山水的审美表达。(唐戈亮)


《松窗午梦 2010年  34cm x136cm 纸本设色

《松窗午梦》局部  2010年  34cm x136cm 纸本设色

作品品评:

方向善于用作品表现超越现实的美,正如这幅作品,绚丽的色彩是主旋律,让人感到轻快安逸,明快的绿色,透着一股泥土的潮湿味道,让人很想触摸甚至用力闻一闻.朱红的木栏,带着无限的情愫,让人追忆到遥远而热烈的地方;繁复错杂的花藤爬满了迷失的记忆,连窗格和墙壁都挡不住它们对美好未知的翘首.桌案上花瓶中的花,兀自沐浴着阳光,展现出勃勃的生机。方向笔下的花草庭院仿佛有着无限延伸的活力,彩色和墨色的交融变得如此有感染力,以至于让人沉醉其中、流连忘返。(张敏莉)

《晌午》 局部  2010 136cmx34cm  纸本设色

作品品评:

这幅作品清雅明丽,灵气迫人,把晌午十分的幽静院落渲染得如梦似幻。画家以灵逸的墨彩营造出了一种宁静悠远的花鸟意境,留给观者以无限的遐思。整个画面构思奇美、色彩绚丽,无论是背景的营造还是古雅的设色,都延续着一种沉静婉约的韵味。画中的阁楼、石桥精致艳丽,显得神秘而幽远。尤其是卧在画心的白描,于半醒半睡之间,颇显疏懒可爱之态,给寂静的画面平添了无限生趣。相比方向以往的作品,这幅画作无形之中多了一丝华美绚丽的富贵韵味。画家笔法劲健而又富于变化,无论是线条、构形,还是笔墨章法均有先贤遗风,由此可见画家游刃有余的笔墨功底和浑厚的艺术造诣。这种灵活变化的笔墨形态,简洁而富有张力的画面布局,使得整个画面在洋溢着高古之风的同时又充满了现代感。(宋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