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向画作评论(二)

返回
时间:2014-06-13

《都市雨林》2009年  210cm x145cm 纸本设色

作品品评:

这幅作品表现了一个景色宜人的南方园林,园中游人如织、植被繁茂,孔雀和仙鹤悠闲自得地走在游人之间,人们在如画的美景中流连忘返,一副生动的“都市桃花源”。作者生活在岭南地区,对热带人文景观非常熟悉,他的作品很多取材于此。在这幅作品中,作者把他心目中理想的人生境界与典型的热带风光相结合,创造了一个犹如仙境的世界,表现了艺术家的对理想生活的向往和独特的审美旨趣。(宋琰明)


《横滨印象》 2008年  180cm x145cm 纸本设色

作品品评:

这幅作品是根据作者赴日本旅游的经历所创作的,表现了横滨秀丽的自然风光:码头上停泊着一艘巨大的帆船,船的后方矗立着一个现代化的都市,游人漫步在阳光明媚、如梦似幻的美景中。画家以岭南题材作品蜚声画坛,像这样表现外国城市的作品并不多见,此画延续了画家一贯的笔墨风格,记录了画家轻松惬意的心境。(唐戈亮)


《尼泊尔写生》 2009年 45cm x38cm 纸本水墨

作品品评:

方向对中国画的笔墨有很高的悟性,他的用笔是极其灵动、极其放松的,画面总是富有诗意化的。它一般采取满幅构图,用墨、用色根据所表现的物象时而丰富、饱满,时而空灵单纯,时而繁密浓烈,时而质朴、和谐。这种灵活娴熟的笔墨把握,显示了他非凡的才华和智慧。(李辑)


《尼泊尔写生》 2009年 45cm x38cm 纸本水墨

作品品评:

方向作品用笔和线条富于变化,自由而灵动,润笔与浓重墨块凸现使画面更具节奏感,墨的变化也逐步加强,泼墨混沌,积墨蕴藉、渍墨浑化、集墨的斫扫,发出一种耐人寻味的苍润感和开放性,这种开放性使得这种具有强烈“图式化”的画面显得很松动,没有一点做作或矫情。墨的变化使得画面浓烈的大红与翠绿显得很沉着,这些的色彩并不直接来自西方,更多地从民间生活中吸取、衍化。木雕、彩塑、刺乡、漆器、砖雕、石刻,乃至民窑瓷具的画风都成为画家所借鉴的对象。(许宏泉)


《丽江写生》 2009年 45cm x38cm 纸本水墨

作品品评:

将有序的生活变为无序的自然,是方向作品中的一个具有风格化的重要的特质。他将各种具有符号化的元素杂陈在一起,几乎是密不透风,但是其表现的意境中又透露出别具韵味的空灵。“满”是方向画面中的一个特点,而“空灵”则是方向画面中的另外一个特点。这是一个矛盾和对立的两个方面,方向以物象之满与意境之空灵,显现出意匠中的精心和别致。他画面中的空灵,不是以景物的虚无或画面的空白来表达,而是以他的方式,通过意境的经营来实现。(陈履生)


《丽江写生》 2009年 45cm x38cm 纸本水墨

作品品评:

方向对绘画艺术的规律有深刻的见解,他的作品能够做到平中见奇,也正是得益于此。他重视于线面关系及节律性的结构处理,画面含蓄内敛,却极具视觉强力与份量感,出乎法度之外却合乎情理之中。在率性的挥写间体现出对形体的充分把握和对笔墨极强的控制能力,而那种厚重感的获得实则是画家性情气质的自然流露。用自然景色去烘托与抒发自我感受,艺术家创造出了一种优雅抒情、超越古典山水的笔墨语言。(宋琰明)


《中甸写生》 2009年 45cm x38cm 纸本水墨

作品品评:

在写生时,方向不放过他视线范围之内的每一个细节,表现出了对细节的独特的敏感。虽然,对于细节的表现很容易落入到零乱的毛病之中,可是,方向却在画面中有意制造一些零乱的感觉,但是,他的画面仍然表现出很好的整体性。方向在处理这些零乱的细节时,以有规律而无定法的手段,将零乱归纳为一个整体,体现出别具心裁的匠意。因此,方向在具体的画法上,不仅娴熟地运用了传统的笔墨语言,而且吸收和融合了其它画种的画法,包括20世纪以来西方艺术中表现性绘画的观念,形成了他画面中的满的特点。(陈履生)


《贵州写生》 2009年 45cm x38cm 纸本水墨

作品品评:

具体内容与具体形式的结合,构成了方向的语言特色,这正是值得我们去玩味的一个方面。方向的画面中有着浓重的墨气,可是,他又很喜欢色彩的表现,因此,在他的题材所反映的生活中,色彩比较具有地方文化的特色,所以,方向抓住了色彩上的特点,有时故意去强化那种色彩的感觉,包括用一些艳丽的色彩线条去提亮物象的轮廓。利用色彩的对比来表现他所欲表现的文化对象中的艺术趣味,这也形成了他个性风格中的一个特点。(陈履生)


《贵州写生》 2009年 45cm x38cm 纸本水墨

作品品评:

方向的画源自生活,反映出当代中国画的主流性的发展方向。可是,当许多人都在讲生活的时候,或者刻意地去表现生活的时候,却很难把握住生活,原因是这种对生活的态度,是旅游式的体会,还是生活于其间的亲历,其间的巨大差异决定了艺术与生活之间关系的不同。那么,反映到画面中的生活的感觉与艺术的质量,则是天壤之别。他的这种基于现实而不是高于现实的表现,在一个历史的回归潮流中,显现出了对于新传统的发展和时代的再造。(陈履生)


《丽江写生》 2009年 45cm x38cm 纸本水墨

作品品评:

从方向的画面,我可以感受到他对待生活的一种自足的享受感,以及在平淡中寻找生活乐趣的生活状态。没有沉重的主题,而是沉浸在自我满足的感受中。其中,没有理想主义的宏大场面,也没有文人“不食烟火”的山野抒情,方向的画面,带着岭南特有的地方色彩,在极具微观属性的物质体验中显现出个人化的私密空间。它在文化品质上相对安逸、相对自足,不在意图像的象征意味,而在意图像与感受方式的吻合,带有一种市民化的审美趣味。(杭春晓)


《贵州写生》 2009年 45cm x38cm 纸本设色

作品品评:

就绘画语言来讲,方向与传统文人山水有着一脉相承的血缘关系。而这一点,或许正是方向身处岭南却能游离其外,获得自身独特性的重要原因之一。方向外表从容、平静,与人谈话时总是那般笑容可掬,但他的眼神总是流露出另一种细腻与敏感。方向的内心和他表现出来的平和是有点出入的。他对细节的感受能力比普通人要多一些。因为从一开始,方向的画面中就呈现出多种视觉经验混合的效果,而做到这一点,需要的正是对各种画面形式有着较为敏感的感受与转化能力,对于传统笔墨经验的感受与转化能力自然更为重要。(杭春晓)



《虎丘写生》 2009年 45cm x38cm 纸本设色

作品品评:

方向的作品以笔墨语言为中心,吸纳二十世纪“美术变革”在场景叙述与表达上的理念,乃至一些民间艺术的色彩感觉,初步形成了他的画面独特性。或许,观者可以找到一些笔线细节上的问题,但就总体而言,他在坚持传统山水语言之审美经验的基础之上,改变传统山水以“境”为中心的表达,倾向于以“景”为中心的描述,并呈现为带有他独特视角的田园景观,确是当代山水画创作中不可忽视的尝试之一。并且,他的某些作品中,我们甚至还能看到一些林风眠的影子。在带着一点色相的墨晕中,突出了线条的造型能力与表达空间。(杭春晓)


《大理写生》 2009年 45cm x38cm 纸本设色

作品品评:

方向在笔墨与色彩的融合上也成就斐然。笔墨与色彩的不和谐是很多画家的通病,不少人在色彩上有所突破,就忽略或淡化了笔墨,或在笔墨有突破时又忽略了色彩。在这一点上,方向无疑是超越了前人的。他的画面上墨气浓重,但同时又很注重色彩的表现。由于广东民俗的色彩比较有地方特色,方向很巧妙地抓住了这一苣,利用强烈的色彩对比来强化所绘对象的艺术趣味,以色代墨,大红大紫,毫不吝啬。对色彩的准确把握,使方向画作最终实现了笔墨与色彩上的完美交融,并成为他的个性化特征之一。(赵曙光)


《稻城写生》 2009年 45cm x38cm 纸本设色

作品品评:

在南方独有的文化气息熏陶下,方向获得了天地造化之灵气。他从未去体验“野山苍苍”,“长风猎猎”,“悠云荒荒”的雄健与豪放,也没有刻意去追求种种志士豪情与英雄气概,他的作品更多地体现对“小桥流水人家”的宁静生活之关怀,以及那种田园牧歌似的安逸与恬淡,致使画家笔下的语言符号,乃至图式都飘荡着一股悠闲与优雅之气息,弥漫在画家几乎所有的作品之中,并形成了他鲜明的艺术特色与个人情怀。方向又是一位完全融进平民生活的画家,他的画源于生活,他的内心是不加装饰的纯如雪水,清如野草,所有的灵性,悟性都融入到乡村田园、庭院家居的描绘中。他没有强求自己去画那种令人目眦俱裂的险怪奇崛的山势,却力求在基于现实而不是高于现实的艺术表现中,表达出自己从容不迫的朴拙和平实。同时,他也不满足于对现实的描绘,而是把社会现实与个人理想相连接,这使他笔下的田园生活因此荡溢着一种梦幻般的美好意境。(赵曙光)


《中甸写生》 2009年 45cm x38cm 纸本设色

作品品评:

方向的画很宁静,瓦房草木,细腻温情,自然而然营造了浓郁的中国风味、乡土气息。我时常想,在方向心中,必定有一个无限美好的理想家园。否则,他怎能画出那一幅幅情景交融、墨色交汇近乎唯美情调的画面?这些唯美的画面,让人仿若走进一个理想中的抑或久违了的家园。确切地说,那不仅是方向一个人的家园,更是许许多多都市忙人常常在脑海一闪而过、抓不住而又挥不去的理想家园。只是,方向巧妙地具化了这种无法言状的向往而已,这种特殊的视觉语言往往让人产生强烈的情感共鸣。(潘小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