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海龙

中国文艺志愿者协会副主席
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副主席
宋庆龄基金会理事
公安部文联荣誉理事
中国摄影家协会原分党组成员、副秘书长


1958年-1964年,小学读书.
1964年-1968年,中学读书.
1968年-1971年,海军北海舰队后勤部服兵役.
1971年-1980年,北京市阀门四厂工人.
1980年-1984年,北京市半导体器件十厂工人.
1984年-1992年,北京市崇文区文化馆宣传部主任.
1992年-2001年,中国青年报摄影记者.
2001年-2002年,中国摄影家协会信息中心主任.
2002年-2007年,中国摄影家协会组联部负责人、分党组成员、副秘书长.
1984年,加入北京广角摄影学会,曾任副会长兼秘书长、会长.
1985年,加入北京市摄影家协会,曾任第二、三、四届理事.
1986年,加入中国摄影家协会.
1989年-1991年,在北京邮电学院读大专.
1992年,曾获中国摄影家协会《开拓杯》组织工作金像奖.
1992年,中国希望工程摄影纪实展在北京、台北、香港展出.
1994年,中国希望工程摄影纪实展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展出.
1994年,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专题节目介绍.
1995年,个人摄影集《我要上学》获第二届中国"国家图书奖"提名奖.
1995年,参与《中国三峡》大型画册出版工作并有23幅作品入选, 获第二届中国"国家图书奖".
1995年,中国希望工程摄影纪实展在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家展出.
1996年,中国希望工程摄影纪实展在美国旧金山、洛杉矶、波士顿展出.
1996年,获中国新闻摄影学会特殊贡献奖.
1997年,获中国摄影家协会特别荣誉奖.
1998年,获中国文联、中国摄影家协会德艺双馨优秀会员称号.
1998年,入围中央电视台经济台改革开放20年20人特别节目.
1998年,获全国十佳青年新闻摄影记者称号.
1999年,获全国十佳广告摄影师称号.
1999年,中国希望工程摄影纪实展加拿大多伦多市展出.
2000年,"微笑列车"大型慈善摄影专题展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展出.
2001年,中国希望工程摄影纪实展在美国丹佛市展出.
2002年,中国希望工程摄影纪实展以中国文联名义在美国旧金山展出.
2002年,参与出版《大眼睛的希望》图文书籍并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
2003年,参与《抗击非典》大型画册出版工作并有多幅作品入选,获第六届中国"国家图书奖".
2004年,随中国摄影家协会代表团赴法国、德国、比利时、荷兰、卢森堡进行友好访问.
2004年,参加紫禁城中外摄影师精品展.
2004年,在北京798摄影艺廊举办希望工程纪实展.
2005年,随中国摄影家协会代表团赴希腊进行友好访问并讲学.
2006年,赴韩国首尔参加摄影交流活动并讲学.
2006年,在北京佳能艺廊举办《加拿大、哥伦比亚冰川行》风光摄影展.
2006年,获中国扶贫基金会"中国消除贫困奖(义工奖)".
2006年,"大眼睛"参加中国首次华辰2006秋季拍卖会拍出30.8万元高价,在西藏援建一所希望小学,同时也为中国纪实摄影在艺术市场上正了名.
2007年,赴越南河内参加越南第四届国际摄影展览评选.
2007年,被中国新闻出版总署聘为中国出版政府奖(图书奖)评审委员.
2007年, “大眼睛”编入小学语文课本和高中美术课本
2008年,希望工程摄影纪实作品入编《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摄影家》大型系列画册
2008年 被推荐为2008第29届奥运会火炬手
2008年,“大眼睛”入编荷赛出版的《回顾》杂志
2009年,被评为希望工程20年特殊贡献奖
2009年,被评为2009中国版权十大风云人物
2011年,获新华社、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举办的“关注贫困”全球摄影大赛“贡献者奖”
2013年,纪实摄影作品《全校师生》入编世界摄影史
2014年,香港第五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中获“中国摄影金龙奖终身摄影成就奖”
2015年,获中国文联中国摄影家协会摄影金像奖


摄影家感悟:
       摄影家需有一种记录人民的大情怀
       我是1980年开始学习摄影的,刚开始的时候,什么都拍,题材杂乱,更没有个人风格,后来成了追逐各种摄影比赛奖项的“获奖专业户”。不过这些奖项也使我陷入了思考——如何确立自自己的拍摄风格?终于,在后来的学习中,有位老师跟我说,一张照片“令人喜不如令人思”。这也成了我后来创作时经常反问自己的一句话。
       我当时还是北京崇文区文化馆创作员,在进行农村题材的摄影“艺术”创作时,发现在那些边远偏僻地区农村少年儿童求学无助的可悲现实。这些孩子们,或因家庭贫穷、或因无学舍就学儿无法受到应有的基础教育。农村基础教育的状况和城市以及发达地区的教育状况形成强烈的反差。于是,我又想起了,之前那位老师说的话。开始把目光投向了大山,投向了那里因贫困而无法上学的孩子。
       创作初期,面对这种残酷的现实,完全靠的是自己内心朴素的良知与愤懑,这也激起了我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于是我停止了所谓的“艺术”创作,用了近6年的时间对这个被社会忽略的严峻现实进行了深入细致的摄影纪录考察。在这期间,我辗转在那些贫困落后的农村地区,共跑了20个省,50多个县,200多所学校。在大别山老区,我拍摄了一批进入中国摄影史的照片,像“大眼睛”、“小光头”、“大鼻涕”、“烤小手”“磨盘小学”等。
       在这期间,我的拍摄也受到了当时各地僵化的教育行政管理体制的制肘,经常遭遇到质疑的尴尬,时常处于工作无法进行下去的困境。不过,一些尴尬和质疑过后,他们也理解了我的真正意图,有的还成了一辈子的好朋友。
       1992年10月,我的《希望工程摄影纪实》图片展同时在北京、台湾两地展出,并且立即获得整个社会各个层面的高度关注。
       更令我欣慰的是,希望工程中的部分照片已进入了中国摄影史,像“大眼睛”、“小光头”、“大鼻涕”、“烤小手”“磨盘小学”等。我本人也因此完成了从一个“摄影艺术家”,向带有社会学色彩的纪实摄影家的转型,这也使我后来成为中国青年报的一名记者。
       调入青年报期间,我更加坚定走摄影为社会服务的道路。拍摄报道了大量需要帮助的人。张北地震、内蒙古阿尔山大火、南方洪水、汶川地震,我都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如果说遇到突发事件必到现场是出于职业摄影家的本能,那么,《亦真亦幻难取舍》、《落落的故事》、《雄壮的入场式》、陕西延安、山东沂蒙、江西兴城老区等真实故事,是我平时下深入基层,了解老百姓需求,多听他们的心声之后拍摄出来的作品。如果没有深入实地的了解和拍摄,也不可能有这些作品面世。
       2008年,我也成为众多奥运火炬手中的一员。我想,我应该是代表摄影人来传递火炬的,在新时期,需要发动大家继续献爱心。同时,这也是大家对于我的一份信任。2014年,我把我这么多年来拍摄的照片,做了一个系统的整理和重新编辑,希望读者能够感受到这么多年来,我国基础教育的变迁。这组照片后来,使我获得了第十届中国摄影“金像奖”。
       现在,回过头来看自己的职业生涯。我觉得,深入群众,把镜头对准人民,对准那些大时代下需要我们帮助的小人物,是任何艺术家和摄影师都应有的大情怀。


解海龙与希望工程

"如果说能有一个人用照相机推动一场撼天动地的运动的话,那就是解海龙与他的希望工程摄影纪实。"

希望工程是20世纪90年代我国参与最广泛,最有影响力的一项社会公益事业。据统计:截止2008年底, 希望工程共收到海内外捐款 40亿元人民币,资助了贫困学生300余万名,援建希望小学14000余所。

1980年初,解海龙开始自学摄影,经过近10年的努力,他的作品在国内外各类摄影比赛、影展频频入选、获奖。80年代末,当他再次去农村进行艺术创作时,发现许多贫困地区的农家孩子因生活困难不能入学接受教育,他们渴望读书的心情深深地打动了解海龙。于是,他开始了浩大的摄影记录工程,试图用照片动员人们帮助这些可能成为文盲的孩子。在这种悲悯于责任的驱使下仅1991年这一年间就跑了全国的12个省、28个贫困县,接触了上万名儿童。

1992年4月,40幅精选的希望工程摄影作品终于脱颖而出,所有观众都产生了同样的感觉:为孩子们捐款献上一片爱心。通过各种新闻媒体对这些作品的报道,人们纷纷将捐款寄到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不到8个月时间便收到捐款上亿元。同年10月以"希望工程摄影纪实"为题的图片展同时在北京、台北两地展出,这也是海峡两岸史无前例的,共展出80多天,台湾媒体以"发挥了最大影响力的中国当代摄影家"为题进行报道,轰动一时。影展接着又在全国各地、东南亚、乃至欧美等国巡展,所到之处,即起轰动,也即聚善款。
1994年8月,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东方之子"栏目为解海龙制作了专题片。1994年10月,《我要上学》摄影集出版,画册发送到党和政府各级领导以及社会各界名流手中,他们都不同程度的捐款,许多党和国家领导人还捐款在西藏等地援建希望小学。此后的日子里,报刊、电台、电视台等媒体不断的报道他和希望工程的摄影事迹,他先后赴新加坡、马来西亚、加拿大、美国等地巡展并做演讲,也不失时机地向别人讲述每一长照片背后的故事,以求能够发动更多力量帮助贫苦的孩子们,能有机会去上学。

1994年1月,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在人民大会堂举办"跨世纪的钟声"大型义演,解海龙的56幅作品在那里展出,这是中国第一次在人民大会堂举办个人影展。1996年,中国新闻摄影学会授予解海龙"特殊贡献奖"。1997年,中国摄影家协会授予解海龙“特别荣誉奖”。1998年,解海龙入围中央电视台经济台"改革开放20年20人特别节目"。2006年,中国扶贫基金会授予解海龙"中国消除贫困奖(义工奖)"。

解海龙为唤起社会各界参与支持希望工程,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他所拍摄的纪实照片,涉及到失学孩子的全部复了学;涉及到危困教室的全部建成了希望小学。正是由于他震撼人心作品的影响力,才有了希望工程今天的辉煌成绩。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负责人说:“海龙的一张照片,经常会引来一所学校,甚至不止一所”,他还说:“人们了解希望工程,大都是通过海龙的图片首先被他的作品深深打动,于是便纷纷奉献爱心”,“如果说希望工程发展到今天取得了一定成效要论功行赏的话,海龙当记头功、当行大赏”。

目前,作为中国摄影家协会副秘书长的解海龙,依然如故的宣传希望工程的人道注意精神,为构建和谐社会继续发挥独特的作用。